南北七

『想做一个海蓝色的梦
那里长街灯明,雪舞轻盈
你着星光,笑藏眼底』

【双黑】请给我讲一个有那么长的故事

是给星白太太 @星白碎碎念把人吓跑了 的生贺,祝您生日快乐!(????)

我是垃圾写不好orz

是想多给星白太太说几遍生日快乐的十一♪

有bug,有混乱(好吧是我混乱了)

————————————————————

再给我讲一个故事吧,再讲一个王子勇救公主或者勇士去冒险的故事吧,我觉得如果这些俗气的故事从你嘴里讲出来,会好听的不得了,
所以不要拒绝我啊,哪怕是编出来的也好,我会拿纸笔好好记下来的。

————————

在孩子的口中流传着一个故事,有一只神奇的精灵,找到它会有神奇的事情发生。

『想看见一个天使啊,像是童话故事里面那个白色衣服头上有光圈的天使。』生日的时候许愿是会灵验的,这是父母长辈在每个生日蜡烛被吹灭之前都会说的。中原中也七岁生日的时候曾闭下眼睛合着双手许下这个愿望,妈妈说乖巧的孩子许下的愿望会实现的。

>>>>>

『骗人,我妈妈说了这些都是骗小孩的,你可骗不了我!』『才不是呢!这是一个大哥哥讲给我听的!真的发生了的!』

楼下刚放学的孩子每天都会聚在一起,今天的话题是每个人要讲个故事。其实听的也多是书上的童话故事,来来回回也无非是那些冒险救人,再不济就是帮邻居奶奶浇了花逗了猫得了表扬。刚刚起了争执的两个小男孩说的也是在孩子中间传来传去的故事。

『在聊什么?』一位男人笑着走向孩子们,把两个皱着眉就快扭打到一起的男孩分开。男人生的好看不说,还会说话,过来几天就在这个不大不小的镇上出了名,还引起了一股学着他穿衣打扮的风尚,人嘛,总会去学着自己向往的人,尽管那身衣服不适合他们,看来看去米色风衣波洛领结还是只适合这个男人。

『在讲那个故事,桃花先生你刚来肯定没听过,我讲给你听啊!』刚讲过这个故事的男孩清了清嗓子。别看男人惹人喜欢,神秘感也是十足,快一星期了也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就凭他那漂亮的眼睛称呼他为桃花先生。

每个故事都有个主人公,细分下去还有什么男一女一,男二女二。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做中原中也。

就像珍妮拥有过实现愿望的七色花,中原中也见过神奇的精灵。那时他也和这群孩子差不多大,7,8岁的年纪乖巧懂事。

小街后面开了一家店,中原中也放学后被那里的花香吸引,在那里见到了传说中神奇的精灵。巴掌大的精灵坐在中原中也的肩头,这个角度刚好看得清中原中也扑闪的眼睛和脸上细细的绒毛。『所以说,你是想种一种和坏掉的花一样的花吗?真困扰啊,我这里可没有普通的种子。』

那天中原中也便捧着一盆埋了种子的花盆回了家,拜托了邻居家很会种花的尾崎红叶学姐教他怎么松土,怎么施肥,怎么除害虫。尽管那盆花现在连个芽都没长出来。

夏天除了西瓜空调雪糕扇子之外,还有蝉。中原中也守在自家后花园里面伴着不知道哪棵树上哪只蝉的叫声照顾着花。夏天的太阳毒,花园里的花难免有些是软趴趴的。中原中也犹豫了一下又回房间拿了一把扇子,一只手给自己扇扇风,一只手给花盆扇扇风。人会热花当然也会热!

当然蝉也不是一直待在树上不动。在花盆边上看见一只趴在地上的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中原中也坐在圆凳上支着呢下巴看着蝉,别的男生看见蝉都抓过来把它系在栏杆上,中原中也却盯着蝉,拿扇子给蝉轻轻地扇风,降降温嘛,大热天的。于是每天中原中也就搬个凳子拿两把扇子,一会给自己扇扇风,一会给花扇扇风,偶尔再给掉下来的蝉扇扇风,再不济就咬着个冰棒浇花,被路过的同学调笑说是过着老人生活。

那盆经了一个暑季连芽都不冒出来的花长出了花苞,一朵看上去和之前那朵坏掉的一样的花苞。中原中也吃着瓜吹着空调养着花的悠闲日子也随着开出花苞的日子结束了。当秋风吹来的时候中原中也想起不知道谁跟他说过,若风绕身三匝,便会有好事发生。新学期的中原中也背着书包站在自家门口,闭上眼睛像过生日的时候那样许愿: 希望可以开出漂亮的花。

每晚中原中也都把花搬进自己的房间,像妈妈哄他睡觉那样给花讲故事。从拇指姑娘到皮格马利翁,从伊索寓言到北欧神话。孩子喜欢听故事,那刚长出花苞的花也是孩子,也会喜欢听故事的。本着这样的心思,中原中也从没落下过一天不给花讲故事。

秋天也快过了,这盆花还是只有个花苞。小意达的花的故事中原中也也听过,说不定这盆花就像故事里的那样,晚上有花精走出来在房子里开个化装舞会什么的。

某个吹着凉风的晚上,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就像小意达那样,能看见花里出来的精灵,穿着鲜艳的衣裙,小小一只的聚在中原中也的家里畅谈。整个花园的花都聚在这里。中原中也想起他的那盆花,看啊都是鲜艳的衣服,这可不适合他的花,他的花一定有着最吸引人的气质,可不会像这些一样靠衣服来显得自己特别。

隔天睁眼起床睁眼看见那盆花还是只有个花苞,在关了窗的房间里面摇着花苞。中原中也吻了一下花苞,略带遗憾的拉开窗帘打开窗子,『希望这朵花可以开花!』

当中原中也放学回家后看见隔壁的尾崎红叶学姐领着一个有着深色发丝和眼睛的白衬衣男生的时候,中原中也坐直了身板。

『呦,中也,晚上好啊。』
『晚上好,我们见过吗?』
『没见过啊——当然是骗你的。我叫太宰治,请多指教啊』男生眨着三月桃花般的眼睛凑在中原中也的耳边,『晚上我还想听故事。』

『就是这样!』给男人讲完故事的男生抓着男人的衣服角,『反正我没看见什么小精灵,啊,我该回家了,桃花先生再见!』男生的妈妈在催他回家,围成一圈的孩子也向男人挥手说了再见,打闹着各回各家。

『喂,听完故事还不走?你晚上想睡街上?』
『别这么说嘛中也,你不会忍心让我在街上睡的对吧。』
『这可不一定啊太宰,万一我今天把门反锁呢。』
『这可难不倒我啊。』
桃花先生笑着拉上一直在后面靠着墙听他们说话的男人,凑在耳边说,『晚上还是想听你说故事。』

>>>>>

那盆花在没开出花苞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早跟带着种子的精灵说好了不管遇见谁也不可以把他送出去。

那天他迷迷糊糊的觉得颠簸,处的位置不像平时那么稳,心一惊,一睁眼就看见迎着光的一张贴近放大的脸,『这还真是吓人,不过眼睛挺好看的。』

夏天太阳毒,他倒也没被亏到,凉爽的水会准时浇过来,有时是正午,有时是傍晚,时间不准又每次都是他想喝水的时候,『这人不是没养过花吗?』

天气热也亏不到他,拿把小扇子给他扇扇风,扇着扇着就没什么风了,睁眼一看,哦,睡着了啊。听不见那人的自言自语倒也有些无聊,有点热,什么时候有风呢?可是夏天的风就算吹来也不是凉爽的啊。

说起来这人还真傻,给花扇风就算了,还给蝉扇风,给蝉扇风就算了,还许愿,许愿就算了还给花讲故事。哎?怎么绕来绕去又绕回花的身上了 ?

虽然都是些俗气的故事,听来听去套路都一样,久了只听个开头就知道结局了。耐不住那人声音好听,没到变声期,软软糯糯的,倒也不觉得厌烦。

没风我也在摇的事居然没被发现吗?

还想听他讲故事,想离近些听,干脆变成人把,反正邻居的那个叫尾崎红叶的姐姐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拜托她帮个忙吧。

————————————————————
打扰太太了,土下座
其实昨天就写完了但是昨天下午被我妈收手机了orz
然后再次表白太太!(请务必把它当做是昨天发的!)
顺便吐槽一下,在学校里我很喜欢的一个女生跟哒宰一天生日,幸运的女孩_(:з」∠)_

【双黑】夏天到了该涂防晒霜了

私设有,bug有,混乱有,问题有

题目可以说是跟正文关系不大,正文可以说是跟脑洞没啥关系,脑洞可以说是没有出场......

>>>>>
太宰治,性别男,武装侦探社现成员,22岁。

众所周知,太宰治的嘴是极会说话的,上至八十岁老奶奶,下至八岁小女孩,在这横滨没有不被太宰治撩过的。长的矮的女生太宰治说她是童话里的拇指姑娘,失了明的女生能说她是等待王子的莴苣姑娘,就算是因为天灾人祸残疾了的姑娘,那都能叫做为爱忍痛的小美人鱼。

可是这张嘴对着中原中也就说不出什么好话。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从十五岁认识到二十二岁,从港口黑手党到武装侦探社,从对头到搭档到合作,放在玛丽苏言情小说里面就是一部青春校园大戏,还是带有打打杀杀这类英雄剧情的青春大戏。

但他们没有校园生活,港口黑手党的环境和搭档身份让他们有的是背靠背开出的路。

他们身上的伤口对方都一清二楚,习惯也是一清二楚。小到靠一个皱眉就能发现对方受伤,大到只有他们才懂的暗号,配合默契的跟一个妈生的似的。

都一个妈生的了还能不合吗?双黑亲身告诉你什么叫做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

中原中也,性别男,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22岁。

会扶老奶奶过马路,会乖乖遵守红绿灯配合交警调查,会在交税日按时上交,会充满绅士风度的照顾旁人,会兢兢业业勤奋工作。

认识太宰治真是个让人意外的事,但行动之默契让人恨不得以为两个人用同一个脑子。

但这不妨碍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不合。

中原中也讨厌看着太宰治撩拨女性,尽管最后都因为太宰治的一句殉情结束;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对他的品味吹毛求疵,帽子不好看吗?中原中也还讨厌太宰治每年给他的所谓的生日礼物,最终都以中原中也的生日太宰治过为结局。

他们的任务完成的堪称完美,森欧外将他们排做搭档的时候可能都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不,还是想到了吧,老狐狸。

>>>>>

中原中也对于任务的完成度的执着度在太宰治的眼里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了。

做事认真的程度连一个笔画都要写好,过手的文件码的整整齐齐,桌子上的文件规规矩矩的放在文件夹里面,说白了就是像刚进入学校的懵懵懂懂听老师话的一年级孩子。

在这点上,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恰恰相反。太宰治是出了名的不愿意工作,出了名的开车要命,出了名的喜欢给周围人添麻烦。一年级的捣乱小孩。

在中原中也眼里太宰治就是个大型麻烦制造机。

在太宰治眼里中原中也就是个森欧外的工作狂魔。

>>>>>

中原中也第一次生日的时候太宰治给了一个看上去很可爱的领结,后来它炸了;第二次生日的时候太宰治给了中原中也一顶符合中原中也审美的帽子,后来发现那会遇光变彩虹色;第三次生日的时候太宰治给了中原中也一瓶里鹏的红酒,后来发现那只是个空瓶子里面是牛奶,还被人用笔在瓶底写着祝你长高。

第四次生日的时候,中原中也恰巧要出差工作,走之前他难得回了一趟他和太宰治因为搭档身份合住的员工宿舍。

对,员工宿舍。理由是太宰治认为这样省钱,中原中也讽刺道,欠你工资?嗯,没有啊,太宰治这样说,就是入水的时候卡不见了不想补办。

中原中也连续在外出差几周,太宰治几周没看见中原中也,中原中也回到宿舍推开门的时候,太宰治以为是外国友人走错了门。中原中也晒黑了。特别黑,看起来就像是在巧克力里面泡了一年。

『中也,你黑了,彻底变成了黑漆漆的小矮人。』
『闭嘴太宰,是谁害得我在外面几个星期晒太阳?』
『中也,你不涂防晒霜吗?』
『那种东西才不要,难道你觉得我天天坐在着抹防晒霜你看着顺眼?』

太宰治想了想,好像是不太顺眼,中原中也每天出门前二十分钟坐床边认认真真地往自己脸上脖子上手上胳膊上腿上涂防晒霜的样子,想想也挺好笑。

>>>>>

中原中也出差回来之后,看见桌子上摆着一瓶防晒霜,是新出的在这个季节人气很高的哪一款,听说是那种轻轻的不刺鼻的香味。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防晒霜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太宰治也不见了,留了一张纸条: 是准备送中也的生日礼物。

『走了又不收拾好,还要麻烦我收拾,妈的太宰治。』

>>>>>

当中原中也二十二岁生日的那天,太宰治安安稳稳的坐在中原中也的家里。

这没什么意外的,他太宰治可是横滨开锁王,保险箱都能开何况是这区区家门,不,是宿舍门。

『中也~生日快乐啊~』
『妈的太宰治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好恶心。』

太宰治笑眯眯的抱住中原中也,头抵在中原中也软软的发丝上蹭啊蹭的。

『太宰治!你他妈放开!信不信我杀了你啊!』

嗯,当然是不会放了。

要是真能杀了他那他早就死了。

『中也,你身上什么味道啊。』
『嗯?没有啊,你鼻子坏了?』
『有的啊,轻轻的香气,啊,不会是中也的女朋友的香水的味道吧,啊啊,居然连中也也有女朋友了。』
『放屁!老子天天上班哪来的女朋友!你以为我是你啊,看看整个横滨哪个不认识你太宰治。』中原中也冲着头上的太宰治翻了个白眼,『还有,我回来之前在红叶姐家里洗过澡了。』
『中也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滚。』

>>>>>
如果有人统计一下太宰治说过的情话,撩拨过的女性,那就能大吃一惊,这记录怕不是可以绕地球三圈。

但这不妨碍太宰治说些惹人生气的话,对着中原中也说的。

太宰治对着中原中也就没吐过什么好话,也没干过什么不让中原中也抓狂的事,面对中原中也,太宰治在外传的沸沸扬扬的形象荡然无存。

太宰治喜欢打游戏,不如说喜欢扯着周围人陪自己打游戏。那么中原中也就极其适合了。

深夜十二点,太宰治拽醒刚睡着没多久的中原中也。睡着的中原中也真是好看,不吵不闹,睫毛不抖一下,眉头也不皱在一起,就连额头的薄汗粘住发丝都是好看的。

中原中也是被一阵叮叮哐哐的声音吵醒的,本就因为习惯睡的浅,这么一闹彻底醒了。带着一点起床气,中原中也抓起手边的枕头就砸过去,闭着眼睛都知道是太宰治干的。

太宰治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一歪头躲过了中原中也扔向他的枕头,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

中原中也一把扯过被子躺回床上,太宰治跟着中原中也躺在床上。

『喂,别靠过来了太宰,好热。』
『不要,中也身上有好闻的味道。』
『你是小孩吗?不抱人睡不着?』

宿舍的空调应该是少了雪种,开着十七度也不凉快,还热的要命。头顶上只有两台风扇吱吱嘎嘎的转。不盖被子不舒服,盖了更不舒服。太宰治抱着中原中也不放手,他抓过中原中也的胳膊闻了闻,有一种轻轻的香气。

『中也,喜欢酒吗?』
『嗯。』
『喜欢帽子吗?』
『嗯。』
『喜欢别人送你生日礼物吗?』
『嗯。』中原中也热的困了,太宰治说的话他只当是太宰治半夜抽风没事找事干,这种时候随便应两局就行了。他掀开被子,往床边沿窜了窜,好热,想吹空调,睡着了就不知道热了吧。

『那中也喜欢我吗?』
『嗯。......嗯?谁他妈要喜欢你啊!』中原中也睁大眼睛,转头差点撞上贴过来的太宰治。没开灯,外面漆黑一片,又因为距离近把对方眼里的光看的一清二楚,嗯,是他的影子。

『那中也为什么一直用着我送你的防晒霜,用的是一个牌子的吧。』
『......是。』
『嗯,我也是,睡吧中也。』太宰治勾起唇角,修长的手臂圈住中原中也,把他拉到床的中间,不顾怀里人的挣扎。
『好热啊太宰,空调坏了你别抱着我。』
『不行,中也身上有好闻的味道~』
『你是狗吗?』
『我不是,中也才是我一辈子的狗。』
『滚出去。』

太宰治觉得早进来搞坏空调真是干的太漂亮了,真不愧是聪明的自己。

————————————————————
第二天中原中也起床的时候特意闻了闻自己的胳膊,没有防晒霜的味道啊?洗过澡了防晒霜早就洗掉了哪来的味道?

不能否认的是,他真的用了太宰治送的防晒霜,真的一用就是四年。

————————————————————
乱七八糟语无伦次脑子有病写破玩意
其实这篇本来不该是这样的...就突然走向变得奇怪...
好热啊好晒啊夏天到了,各位你们的防晒霜该上场了
让我们请出夏日出门伙伴——防晒霜!(不是)

其实这篇是因为那天半夜跟红莲 @紅蓮之女 聊天从宿舍床上爬下去之后居然在我胳膊上闻到了早上涂的防晒霜的味道,出来的脑洞。简直不可思议,明明都洗掉了啊

该怎么说呢,lof简直太贴心了吧!啊啊啊啊!本来就想借着明天这个天时地利人和(不存在的)日子来表白的!

一直都怂了吧唧的不敢说,打字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噗。

就好想好想把太太们发过的东西全部全部都点一遍赞!但是我怕吵到你们就没敢点.....小声逼逼.....

@清辞糯成团 清辞太太是我入双黑圈关注的第一个人!文风真的好喜欢!《他走在春樱烂漫时》那篇把我看哭了,很温柔很温柔。超级超级喜欢您啊!(我不知道怎么表达emmmm自己的表达能力太差了.....)

@夕木 夕木太太也是!很温柔的人!文风很舒服很好认!超级喜欢!画面感特别强!每次在宿舍到处找信号看的时候真的触动特别大。

@零点虱 哪里是寻章摘句骗fo啦!明明写的很好!能把那些句子用上也是超级厉害的!

  @赤染 aka桑也是!超级温柔的人!呜哇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温柔可爱啊!

@轩辕氏汤圆 您是仙女吗!长的好看可爱文也超好看!我从微博爬过来的!文真的超级有趣!

@全麦 太太的画风!我能吹爆!啊啊啊啊啊!超级好看!好看到我语无伦次!

@汐子  @发芽的开心果茶 嘿二位,改名字了认得我不,反正反正,就超喜欢你们!混刀男圈的时候最早关注的你们!汐子和阿茶都是天使!(我好像很久没出现在群里了....小声逼逼.....)

总之就是,我这个辣鸡小透明能发现你们真是太好了!趁这个机会我来打扰你们(不是),超——喜欢你们的!还有些我实在不敢打扰_(:з」∠)_但是双黑圈的太太们都是天使!